清冷公子文 / 西西毒

发布于:2011-5-5 19:40:21  ┊ 字数10247 ┊ 阅读
 
的碎片。来自深处某个隐秘的地方无声的疼痛。撕裂一般。无法拼凑。你依旧只是无言。
  在渊穿一件红色的低胸长裙,她坐在天台上,长发在风里凌乱的飘飞,杭之拥她入怀。
  我不要你作出任何选择。或许,我可以离开。杭之说。
  你知道。在我们三人相遇的时刻,我们就失去了快乐的可能性。试图幸福只能比做梦还荒谬。离不离开,结局都在那里,永不消失。我时常想起,我们相遇的那一晚。
  杭之,你知道,宴之一直活在阴影中,他的心已经破了,曾经你我都试图治愈他,直至今日,明白,那是枉然。
  在渊,我不想离开你们任何一个。每次我看到宴之那双眼睛和他的背影,心就像是被泡在药水里那么苦涩。我试图远离他,可是我做不到。可是,要我离开你,同样艰难。
  在渊的眼泪被城市灯火淹没的无声无息,很多这样的时刻,感受着心脏在无数巨大的无望中被压的扭曲而无法呼吸。所谓命,不过如此。明知道前面是断崖,可是你别无选择。即使粉身碎骨,你必须去完成,无论好坏,那是命定的某种圆满。在所难免。
  在渊起身,杭之拥着她渐渐消失在夜色中。他们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明天是什么模样,只是在黑夜里互相拥抱,给予某种希望与支撑。
  捌。新生与离别是不是有关。
  宴之留在了杭之与在渊租住的房子里。因杭之被调到另一个市区的分公司。逢至月末,杭之回来,在渊做他们喜欢的饭菜,三个人专注的埋头吃饭,偶尔说笑。夜里,宴之离去。杭之在黑夜里抱着在渊。
  他们亲吻,就在他要进入在渊的时候,最终放弃。
  怎么了。
  没怎么,睡觉吧。
  他转过身去,不再说话,很快发出钝重的呼吸声。
  机场里,在渊微笑的看着杭之,杭之俯身,亲吻她的脸。好好照顾宴之。
  他转身,跨出一步,停顿下来,回头轻声说,也好好照顾自己。
  在渊笑着点头。
  在杭之离开的三个月后,在渊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她没有告诉任何人。
  在渊独自去医院,躺在手术床上的最后一刻,她逃了出来。她想,也许杭之会接受这个孩子,毕竟他也是爱宴之,爱她的。并且,有了孩子,也许宴之会快乐一些,也许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
  她坐在医院花园前面的白色长椅上,给杭之打电话。
  杭之,方便讲话吗?
  嗯,说吧。
  我-------有了孩子。
  杭之沉默。
  良久道:嗯,我知道了。
  杭之挂断了电话。
  阳光下面,一切那么安详。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推着轮椅,时不时俯身与轮椅中的苍白女子说话,面带微笑;还有几个老人,穿着硕大的病服围在一起下棋,聊天。
  电话颤抖起来,杭之的短消息:好好照顾自己,月末我就回来了。
  也许有一天,我们的生活也能够在阳光下面痊愈,像平常人一样过平常的生活。她这样想着。
  宴之费力的收拾着一件一件衣服,简单的行装,浅蓝色的墙壁,桌子上在渊的淡粉色围裙,杭之的剃须刀……
  闭上眼睛,呼吸中全是在渊的味道,杭之的声音。
  玖。
  后天,是母亲的婚礼。宴之选择离开。
  宴之突然感到后悔,当他愤怒的将一堆红色的请柬摔在母亲的脸上,当他转身离开的瞬间,他看见母亲眼角的鱼尾纹那么深,那么密,像一颗长了很多年的古树,苍老孤独,在寒风中孤独站立。他想,也许应该在离开之前给予她祝福。
  最后,他还是选择逃避。想到母亲的脸,内心深深的恐惧与锥心的疼痛。他想象着父亲与哥哥在天上是不是在看着他,看着母亲,如果他们知道发生的这一切,是不是会体谅母亲是不是会责怪他。
  小时候,父亲开车载着全家出游,哥哥总是安安静静的坐在车里,而自己总是喜欢乱动,下巴放在车窗上,妈妈将他扯回来,他嬉皮笑脸的躲闪。长大以后,浪荡不羁,与所有的叛逆青年一样让父母费尽心思。而哥哥却是一副世故内敛的模样,戴着细边框眼镜,斯文谦逊,学习成绩优异,从不让父母忧心。
  世界太不合逻辑,做不应该活下来的人却活了下来。宴之说。
  还有那个在阳光下面笑如春风的女孩,十七岁清秀干净的面容,她骨子里藏匿的野性,她表面上的柔弱,她靠在他的肩上歪着身体抽烟的样子,她在他身体下面哭泣的样子----------是他给予了她死亡,他深爱的人。
  回忆了很多。
  自从小戈,父亲,哥哥离开他以后,在度过了无数的恐惧的日子以后,他以为自己已经看破与接受了无常的人生,与世界之间树立了一道厚厚的屏障,从不越界,清冷出世。
  只是,当他看着这个充满在渊与杭之的味道的房子。内心巨大的不舍将这道屏障戳破。
  我最终还是爱上了别人。小戈,对不起。可是,我也爱你。
  我还爱你。我想这一生我都会爱着你。
  飞机起飞的时刻,宴之用无声的语言在心里说再见。与这个城市。与无法过去的过去。
  沉睡。
  梦魇。
  宴之看见自己坐在宽敞的客厅的餐桌前,一个陌生的女人在身边忙里忙外,孩子在地板上独自玩耍。自己已经长出了胡须,他抬起手臂,看着手表,是正午时分,时针突然停止。地板上的小女孩猛的抬头,大声的喊着:爸爸,你来陪我玩,好不好?
  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唤起他心底深藏的记忆。
  这一刻,他想起生命里最初的女孩,最深的爱。
  所有的与爱有关的最终会离开。
  年少时,对一个人深爱,赴汤蹈火。
  却与婚姻无关。厮守无关。
  所有人都必将苍老,死,一瞬间便可以完成。而生,太漫长,太艰难。
  次年夏天,在渊的孩子出生。一个女孩。杭之将她们接到他工作的城市。生活寂静无声。
  秋天的时候,宴之回到出生的城市,之后又去了杭之与在渊的城市,他没有惊动任何人,独自走遍了这两个城市,他知道,这里有他心中的爱。
  即使告别,也依旧延续一生的爱。
  后记。
  年少时,所期盼的爱情开始的简单,结束的急促,回忆却冗长。爱情发生时,以为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然而不是。
  有一天,独自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中行走,看见街道上安静的树木落满阳光,陌生的行人擦肩而过,热泪盈眶,深爱的是曾经,是再也回不去的往事。而时间在走,回忆在活,活的昌盛,死亡也不能抵挡。
  突然喜欢了在周末
红袖短篇文学手机站上线了,支持手机创作!快使用手机访问 wx.hongxiu.cn 吧!!
最新大片:高清在线电影、电视剧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