阉割文 / 杜一鸣

发布于:2010-4-1 13:33:02  ┊ 字数1484 ┊ 阅读
 
  我们几个人因为老K的一个句话,都不得不自我放逐,泅渡到一个无人的荒岛上。
  谁知道他妈的老K说了句什么不该说的话,引得这股卑劣而邪恶的力量对我们穷追不放,使得我们个个狼狈不堪气喘吁吁。
  我们的头儿班吉明老爹上了年纪,体力不支,在水里拼命往岸上游的时候,有几次我都以为他要沉下去了呢。后来我们拉他上岸的时候,狠命地叫他:“快!快!”,好像水里潜藏着一头不为人知的鲨鱼。
  现在我们几个围坐在一起,周围一片寂静,虚无的声音塞满苍穹。要不是晚风一吹我们就要打一阵哆嗦的话,这个傍晚倒也不错。我们全身湿漉漉的,心里满是沮丧。
  “他妈的!我们……”老K恨恨地说。
  “你别说了老K,还不都是因为你……”不知谁这样说他,声音里充满怨气。
  “因为我?”老K吃惊地站了起来,看着说话的那小子。他的裤子上挂着根水草,紧紧地贴在腿上,任风怎么吹也扯不动。
  老K站在那里很是理直气壮,但我猜想老K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就是因为你!怎么着!”小伙子也站了起来,站得比老K还要理直气壮。
  随后又有几个嚷了起来:“都是因为他,否则我们也不会像狗一样地流落到这里。”“对,就是因为他。”这里好像也有我的声音,不过我不清楚自己说的是哪句了。然后就有两个影子跑过去迅速把老K按到了地上,其中一个说,我们得杀了他,不然我们永远也回不去。其它的几个也这样附和着。
  杀掉老K得班吉明老爹说了算,因为他是我们的“头儿”,我们都得听他的。不过他有时也得听我们的。像在这种大家一致认为只有杀掉老K才能解救我们自己的情况下,他也不能不尊重我们大家伙的意见。当然我们也难得有这样心齐的时候。
  班吉明老爹静默了一会儿,我觉得他是在注视着我们,想看看我们杀老K的决心有多大。不过既然大家已经做出决定,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了。
  老爹静静地注视着我们,我们也静静地注视着他。我猜想老K这时肯定是在默默地祈祷吧。
  “把他阉了吧!”班吉明老爹最后做出决定说,同时甩了一下手,丢掉了一个什么东西在空气里。
  老K剧烈地挣扎起来,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中透出极度的恐惧,“老爹!老爹!!……”他这样叫道,几个人更用力地摁住他,“老爹!老爹!!救救我……”他的声调里浸透了咸咸的泪水味。“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他大概是哭了。
  他真是太恐惧了,我说还是让我替他受刑吧我说。让我替他。
  其实大家伙儿不过是想找一个人来受刑,至于受刑的是谁倒不怎么在意,于是就同意了。他们把我呈大字形固定在地上,老K用力地按着我的额头,不让我看到他们给我施刑。我看着他认真工作的劲头忍不住朝他微微笑了一下。代人受刑的崇高感抵消了对即将降临的疼痛的恐惧。
  和我共事多年一起打拼过的哥们儿少峰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提起阴茎安慰我说就疼一下你忍一忍。冰凉的剪刀触到我下体的皮肤,皮肤下的恐惧沿着神经向脊柱向大脑放射,我突然就大叫了起来恐惧被我的声音无限放大。但是他们死死地按着我,让我毫无反抗之力。我呈“大”字形躺在地面上,和耶稣躺在十字架上的姿势差不多,只是我的双腿是分开的。
  少峰拿的那把剪刀大概很久没用过了,剪了几下也没剪断,后来还是像伐树一样地伐掉了。他用袖口擦了擦汗,得意地向我点点头。暗示我手术很成功。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然后他们开始给我包扎伤口。我说你们小心点,很疼的。他们极其小心而认真地为我包扎了伤口。
  现在我得找个地方去养伤了。
    红袖短篇文学手机站上线了,支持手机创作!快使用手机访问 wx.hongxiu.cn 吧!!
    最新大片:高清在线电影、电视剧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